當前位置:精選小説 > 都市 > 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 > 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第6章 第6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 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第6章 第6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《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》

小說介紹

名字是《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》的小說是作家溫寧寧的作品,講述主角溫寧許逸的精彩故事,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,故事情節曲折動人,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!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:

第6章雲萍和溫思柔猛地摔倒進去。一抬頭,她們都懵了,傻眼看著那兩個被綁在椅子上,關鍵部位插著銀針的男人!“彆動哦,一不小心廢了。”溫寧狡黠一笑,她扭頭拿起肉湯就潑向那對母女!“啊!”雲萍和溫思柔的臉上糊

《閃婚成癮:厲爺,彆太撩!》

第6章

免費試讀

第6章

雲萍和溫思柔猛地摔倒進去。

一抬頭,她們都懵了,傻眼看著那兩個被綁在椅子上,關鍵部位插著銀針的男人!

“彆動哦,一不小心廢了。”溫寧狡黠一笑,她扭頭拿起肉湯就潑向那對母女!

“啊!”雲萍和溫思柔的臉上糊満了汁水!

溫寧打開書房的後門,後門有樓梯,兩隻她以前豢養的牧犬衝了上來。他們凶悍,且隻聽溫寧的話。

“乖。去喝湯!”溫寧勾笑。

牧犬把溫思柔和雲萍圍住,露出尖牙!

“溫寧你乾什麼?”見詭計敗露,雲萍臉漏陰狠。

溫寧拿起那把水果刀,擦掉上麵自己的指紋,她朝溫思柔逼過去,杏眸冷如刀,“我猜,故意讓我留下指紋,你往身上弄點血,我就成了綁架後精神失常殺繼妹的惡女,我還在家裡婬亂股東,明天我赤身果體的照片會鋪滿新聞吧?”

溫思柔臉上白了好幾層,被狗舔著肉湯,她不敢說話!

溫寧的杏眸一眯,帶上手套拿刀就朝溫思柔的手掌劃下去。

“啊!溫寧你這**你居然敢傷我!”

“是啊,我還讓你找不到證據抓我坐牢呢,妹妹。”溫寧貼著她的臉狠笑,把刀子一扔,冇有任何指紋。

她轉身收起銀針,兩個男股東立刻站起身想逃。

“李總劉總,你們給我抓住她,怎麼玩死她都冇事!”雲萍恨極了。

男股東望著牧犬都害怕,氣怨道,“溫夫人你怎麼辦事的,這筆賬我們會記住你!”

他們很快跑下樓了。

溫寧收起針包,讓兩隻牧犬下去,看著雲萍和臉色鐵青的溫思柔,她幽幽詭笑,“阿姨,是不是以前的溫寧太乖順給你們賣命了,想踩就踩,想騙就騙,導致你這戰鬥力也如弱智般下降?”

雲萍給氣得半死。

溫寧諷刺道,“好好反省,敵人涅槃了,你也不能光丟臉啊!”

雲萍差點吐出血,狠戾冷笑,“你傷了思柔還想抬腳走人?來保鏢,給我把她打死!”

樓底下大門口的保鏢全部衝了上來,七八個,彪形壯漢。

溫寧的瞳仁微微一涼,這要突圍恐怕不容易。

雲萍冷笑,“知道怕了?給我上,扒光她的衣服讓她跑不掉!”

保鏢衝上來的那一刻,溫寧摸向她的針包,狠狠眯眼。

突然,保鏢抓她的手臂猛地哢嚓一聲,斷掉了!

溫寧驀地扭頭,不知道從哪衝進來兩個年輕西裝男!

他們動作很快,拉住那幾個保鏢,三下五除二就全部乾倒在地!

“你們是誰?怎麼闖進我家的?”雲萍又驚又震,憤怒地想上前抓住溫寧。

其中一個男人凶煞把她揮開,雲萍直接倒在地上,溫思柔大叫。

“您先請。”男子側頭對溫寧指路。

溫寧不敢多留,立刻跟著他們下樓了。

黃昏的溫家大宅下麵,停著一輛豪車,不是早晨的賓利,可溫寧一眼就看到車後座挺拔淩厲的男人,他戴著麵具。

溫寧腦子嗡的,很意外的翹唇,“先生......你怎麼來了?”

男人看了眼她,反問道,“如果我不及時趕到,你打算怎麼保護你的肚子?”

他渾然天成的威懾讓溫寧立刻笑不出來了,她抿著櫻唇低下頭。

車門被他伸手打開,溫寧默默地爬上去。

男人掃視她的動作,和那天晚上爬他車一模一樣,小貓似的又弱又魅惑。

此時溫宅二樓,溫海已經現身,溫思柔不甘地跑到視窗怨毒眺望,看到樓下的豪車,她一驚!

溫寧死中求生難道還傍了一個男人?!

可後座的男人戴著麵具,車也不是頂級豪車。

溫思柔眼珠子一轉,不屑的嗤笑,扭頭對爸媽告狀,“姐姐真夠賤的,肯定是逃跑途中勾搭了二流子,她找了兩個混混當幫手!”

雲萍一看,車牌號都冇有,取笑道,“堂堂大小姐淪落到和幾個土匪裝腔作勢。”

溫海不滿地很,“你們兩個住嘴,信誓旦旦說能送她去坐牢,結果呢?”

溫思柔和雲萍臉色很難看。

溫海眯眼,“她以前是被許逸迷惑住了,我早就過說她不好對付,思柔她比你強很多,現在被我們打醒了!”

溫思柔嫉妒的攥緊手,低頭,看到許逸的車開進來,他怔怔的盯著溫寧的車開走。

-

黃昏的幾縷光落在男人深邃的輪廓上,溫寧有種錯覺,他會不會是個令人驚豔的美男子?

迅速看了他一眼,她覺得應該道謝,“先生,剛纔謝謝你來救我!”

“......”

他交疊著長腿,淡漠審閱檔案,渾身疏冷。

溫寧陷入尷尬。

過了一秒,

男人居然淡淡開口了,“就嘴皮子上感謝?”

溫寧看過去時,他也正好瞥來,光線暗他的眼睛就更加漆黑狹長,不可揣度。

溫寧不懂他的意思?

前排的助理笑了,“少奶奶,女人向男人道謝的方式無非就那幾種~”

溫寧眨眨杏眸,有點兒明白了。

“先生,您說對不對?”下屬瞧著老闆的心情似乎不錯。

一派嚴肅的男人看了眼女人的小嘴,居然也迴應了,“恩。”

溫寧被他的目光弄得無語,看她的嘴乾嘛?

難道還要她…親一下他纔算謝謝嗎?

溫寧耳朵微紅,下意識就捂住粉唇,脫口而出,“這個不行......”

男人看著她的動作,低低勾唇,“哪個不行?”

“......”溫寧覺得他是不是忙完了在放鬆,有點壞!

瞧著快把自己擠近車門的小女人,他勾唇閉上眼。

溫寧無法忽視車內他強大的存在感,平複心跳,正好手機來簡訊了,她低頭看,眼神卻驀地一冷。

許逸:溫寧他們說你傍上了二流子,車裡麵那個麵具醜八怪是誰?

你是不是在山野村裡和他們都睡了?

寧寧你是我的!我冇有真的想你死......

溫寧冷冷的看著,心口彷彿在滴血。她垂死絕望的時候他棄如敝履,一旦她身邊有了男人,他倒是敢來質問!

比起溫家人,溫寧覺得許逸更令人可恨。

呼吸冷顫,她想關機,溫思柔挑釁的簡訊又來:“溫寧你這種破鞋也就能勾搭個混混,姐夫剛纔說結婚後瑞天公司他全部給我和寶寶,你聽到要氣死了吧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